•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投稿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共生視域下江南古鎮文旅的“生活性”回歸探究

2022-04-25 點擊:
(蘇州工藝美術職業技術學院,江蘇蘇州 215000)

摘要:隨著江南古鎮文化旅游逐漸進入成熟發展的時期,“生活性”的缺失所引起的問題也逐步浮現。一方面使得古鎮面臨文化斷層的困局,另一方面也成為導致古鎮過度商業化,同質化的重要原因。該文以共生理論為基礎,分析了“生活性”缺失的主要原因以及影響,并從旅居共生和居民共創兩個角度提出了古鎮文旅“生活性”回歸的建議。
關鍵詞: 共生;生活性;江南古鎮;文化旅游
中圖分類號: F592.7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1(c)0121-04
  

Research on the Return of "Life" of Cultural Tourism in Ancient Towns in Jiangna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ymbiosis

ZHOU Qin
(Suzhou Vocational and Technical College of Arts and Crafts, Suzhou Jiangsu, 215000, China)
 
Abstract: With the cultural tourism of ancient towns in Jiangnan gradually entering a mature development period, the problems caused by the lack of "life" are also gradually emerging. On the one hand, it makes the ancient town face the dilemma of cultural fault, on the other hand, it has also become an important reason for the excessive commercialization and homogenization of the ancient town. Based on the symbiosis theory,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main reasons and effects of the lack of "life", and puts forward some suggestions on the return of "life" of cultural tourism in ancient town from the perspectives of living symbiosis and residents' co creation.

Key words: Symbiosis; Life; Jiangnan ancient town; Cultural tourism
 
     由于我國歷史發展悠久,古鎮文化旅游成為了我國旅游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之一,勁旅在《中國古鎮旅游發展趨勢研究報告》中提到,中國現有19522個建制鎮和14677個鄉,在這之中擁有百年以上歷史的古村鎮共220個,分布在全國24個省市。數據表明23個古鎮坐落于江蘇省境內,占據全國古鎮總數的百分之十左右[1]。經過近20年來的發展,諸如周莊、同里等古鎮已經建立起成熟的旅游市場,游客接待人次呈逐年增長態勢。然而旅游市場的快速發展,也不可避免引起了一系列新的問題,近年來古鎮“生活性”“原真性”的缺失問題逐漸引起了討論。
    蔣勵,馬建梅在沙家浜古鎮的研究中強調了對江南村鎮歷史街區的生活性和原真性保護。他們認為歷史街區中最重要的即為生活在其中的居民,如果失去居民的原真性和生活性,那么歷史街區保留下來的將僅僅是一個空殼,其真正的特色與活力也將隨著居民生活的離去而消散[2]。王云才認為從古鎮的保護來看,保護古鎮整體人文生態系統的原真性是古鎮旅游開發利用的核心[3]。李蘇寧在《江南古鎮保護與開發的博弈思考》中提出反對將古鎮“孤島化”,他認為由于目前江南古鎮開發過程中受到各方因素影響,其正在逐漸喪失傳統古鎮的生活景觀,形成“外殼尚存,內涵盡失”的空殼化現象[4]。
    基于之前學者的研究來看,古鎮“生活性”缺失的主要原因即本地居民生活與旅游發展產生了矛盾。對于本地居民生活以及旅游發展之間如何形成共生關系,從而助力于江南古鎮未來轉型與可持續發展成了值得探索的方向。 
 

共生理論多領域發展

    “共生”一詞源于生物學概念,由德國真菌學家貝里在1879年提出。最初廣泛用于描述兩個或以上物種之間的聯系。貝里將共生定義為“不同屬生活在一起的狀態”。20世紀中葉,共生這一詞匯的概念不再局限于生物學,而被逐漸運用到諸如人類學、社會學、經濟學、管理學、政治學、哲學等各個領域當中。黑川紀章則在他所著的《共生城市》一書中提出了城市規劃中的共生概念。他認為城市正逐漸從機械原理時代走向生命原理時代,城市將作為一個可持續發展的體系,像細胞一樣進行自主的新陳代謝[5]。而袁年興2009則從哲學的層面對共生的基本理念進行了描述,它幫助我們重新審視人與人、人與自然、集團與集團、民族與民族之間的關系 [6]。綜上所述,隨著社會的發展,各個行業都試圖由競爭模式逐漸向共生互惠的模式轉換,從而達成一種健康、長期、可持續的發展模式。
 

2  共生理論在文化旅游中的應用

      在文化旅游領域中的共生模式意味著一種以完成市場目標為主旨的可持續的合作發展模式。在該模式的幫助下,共生單元之間能夠將矛盾關系轉化為互利共生關系,并形成長期良好的合作。共生發展模式不是著眼于短期的發展,而是助力于當地文化旅游業達成長期的多方互利,從而保證當地文化旅游產業健康持久的發展。
     彭淑珍,呂臣從供給和需求兩個共生單元,基于對鄉村旅游生態系統創新的調查問卷分析,深入探討了共生理論怎樣嵌入,以及怎樣影響鄉村旅游生態系統創新等問題[7]。熊海峰、祁吟墨以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為例,闡釋了文化和旅游共生共融所需的條件、單位、界面、模式和環境等方面,分析了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的內在機制[8]。唐獻玲重點分析了鄉村旅游多個共生主體之間的沖突以及對應的協調管理機制構建[9]。
     綜上所述,共生理論在文化旅游產業中已經有了部分研究基礎,一定程度上說明了其在文旅產業中的可遷移性。然而目前將旅游與居住的共生作為研究主體,探索共生視域下江南古鎮“生活性”回歸的研究仍然十分匱乏。因此本文嘗試在先前學者的研究基礎上,對江南古鎮“生活性”缺失的原因、影響進行明確的分析和闡釋,同時探討如何將問題和矛盾轉向共生,從而為江南古鎮的長期可持續發展提出切實可行的對策。
 

3江南古鎮“生活性”缺失的原因

3.1居民參與度不足

    根據開發主體的不同,古鎮的開發模式可以大致分為以下三種:政府主導模式,政府主導的項目公司模式,以及經營權出讓模式[10]。在這三種開發模式中,政府與經營公司作為主要參與者進入到古鎮旅游的整體開發過程中來,然而作為主要利益相關者的旅游地居民則并沒有被納入其中,而是成了旅游整體開發的被管理者,被動地參與到自己故鄉的建設中。 居民缺乏參與的積極性。

3.2 古鎮保護與文化生活保留的博弈

     目前,許多江南古鎮開發保護是通過開發新的居住區,這些區域擁有著更好的居住條件和更為便利的生活環境,從而吸引大量古鎮本地居民進行遷移。這種方法使得古鎮區域的人口得以疏散,能夠很好改善原有傳統住宅區超強度使用的情況,以達到有效地減少對于古鎮歷史建筑的破壞,同時有效的提升古鎮本地居民的生活環境的目的[11]。不可否認,這是一種對于古鎮文化建筑行之有效的保護方式,并且在古鎮旅游發展初期起到了極大的作用,然而這樣的保護僅僅針對了古建筑等實體物質文化遺產,而對于更為“鮮活”的文化遺產,例如在地居民文化生活方式則沒有被考慮到其中。隨著大量居民外遷,在地居民生活方式也隨之逐漸消亡,這成了導致江南古鎮“空心化”“臉譜化”的重要原因之一。在這種情況下古鎮成了一座為以旅游為目的存在的“孤島”,其主要服務對象由居民轉向游客。因此單一的游覽、交通和消費成了古鎮主要呈現的功能,而承載著在地居民公共生活的“生活性”空間則逐漸消亡。

3.3  生活性空間與旅游性空間的博弈  

     江南古鎮的開發多數仍然秉承了現代主義城市規劃的方式,運用其方法論將各個區域視作構建精巧的“機械零件”,以適應服務對象的各種需求,因此所有的空間都被賦予了明確的功能性。這種明確的旅游功能傾向則降低了公共生活的可能性、復雜性、多樣性。自宋代商品經濟迅速發展,江南古鎮中常見的“前店后坊”“下店上宅”的融商業和居住為一體的形制就成了主流[12],然而在如今的古鎮中已經逐漸消失殆盡。區別于如今的大型購物商場,這種空間形制充滿了濃厚的民族風情以及人情味,游客遠離都市回到鄉村古鎮正是為了探尋這種古樸的情懷與生活氣息。
     然而受到西方現代主義規劃方式的影響,以江南古鎮中的街道為例,其空間特征正逐漸趨于西方化,即以運動狀態占據主導地位,而實際上東方的街道與西方有著本質的區別,其有著多樣與復雜的功能特性。其擁有交通、生活、社交、娛樂等多方面的功能。私有空間與公共空間在街道中交疊拉鋸,使得街道具有了更為豐富的內涵 [13]。在古鎮旅游中,這樣的形式能夠提供給游人更為豐富的旅行體驗。黑川紀章從空間共生的角度描述了其“道”的思想。他認為“路”是儀式、節日和顯示權利的場所,而“道”則是市民生活的場所,作為居住空間的延伸是將一個個生活空間與城市相連接的場所[5]。在江南古鎮街道當中,這種“道”的空間正在逐步被“路”替代,整體風貌正在區域與新興商業風情街趨于雷同[14]。
 

4“生活性”缺失的影響

4.1 古鎮在地文化斷層

    近幾年來,古鎮居民尤其是年輕人的外流已經成了常態。年輕人選擇去往更為發達的地區尋求更好的居住環境以及工作機會,留守古鎮的多為老年人群,因此,江南古鎮正面臨著嚴重的年齡結構失衡。而本地居民是在地文化的重要載體,在古鎮文化傳承中承擔著極其重要的角色,年輕人的外流意味著文化傳承上的斷代。大部分放棄了生活在故鄉選擇外遷的本地居民,他們與家鄉的情感聯系正逐漸淡化。馮驥才先生在古村落保護的研討會上提到,一部分村民自身對于村莊傳統呈現冷漠的態度,而另一部分外遷的居民則更是與本地文化脫節,他們已經逐漸忘記了傳統歌謠、故事與生活方式。此外,古鎮主要勞動力人群斷層嚴重,大量的外來務工人員作為替代成了江南古鎮旅游服務的提供者,但是,他們中的大多數對古鎮的文化特征并沒有深入了解。

4.2.過度商業化、同質化

    從空間角度來說,目前江南古鎮大量生活空間被商業功能擠占,使得大量的“生活性”內容被商業內容替代,直接導致了商業所占比例過高。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古鎮的商業化存在必然性,旅游的發展與商業化密不可分,商業化所帶來的經濟效益也是提高當地人民生活水平的重要因素之一,也可以成為古鎮保護重要的資金來源。然而研究表明村落型遺產的核心吸引力是傳統村落的原真性,當“原真性”與“商業化建設”達成平衡時才能符合游客的需求,且更利于旅游地的長期可持續發展[15]。
    從在地文化角度來說,大量商業的開發與古鎮文化生活存在著斷裂與失聯,其提供的服務內容也容易失去在地特色,服務提供方缺乏對在地文化深入的挖掘與創新,僅僅是流于表面的文化符號復制與拼貼。各個旅游地之間,以及同一旅游地各個商戶之間重復對表面文化符號的照抄照搬,最終導致了古鎮與古鎮之間,以及古鎮商戶之間的同質化。
 

江南古鎮“生活性”的回歸

5.1 游共生

   在江南古鎮的進一步改造規劃中,居住區域與旅游區域的共生是十分有必要的。古鎮中居住區域保存不僅為生活與文化的產生提供了土壤,讓在地文化能夠重新有“活”起來的可能,也符合了當前游客對于古鎮文化旅游的需求與期待。
5.1.1基礎設施建設的進一步提升
    一方面,基礎設施的提升和建設是保證當地居民生活質量,吸引部分居民存留的重要因素。因此要堅持投入對古鎮生活必需的環境配套建設,滿足居民生活需求,在大力發展旅游產業的同時不忘當地居民,平衡好兩者的建設發展。
    另一方面,不僅要重視居民的物質生活,同時也要加強對居民精神生活,公共生活的重視。建設以及保留部分的公共生活空間,有利于古鎮“生活性”的回歸,同時也有利于文化的存續與發展。例如甪直古鎮仍保留了傳統書場,不僅豐富了當地居民的公共生活,古鎮的生活感也因此呈現在游客面前。
5.1.2從“二元論”轉向“共生”
   我們可以嘗試暫時從西方現代主義的二元論中跳脫出來看待古鎮的規劃發展方式。我國的傳統道家思想提出“反者道之動”的命題, 講到一切事物都有正反兩面的對立, 而對立面又會相互轉化 [16]。黑川紀章則從佛教中的禪出發,探索相互矛盾的元素之間的共存,與道家思想異曲同工。他在《共生思想》中提到“中間領域”,指的是對立雙方的中間地帶,它是模糊的,具有多重意義的、曖昧的,這些特征為矛盾雙方創造了緩沖融合的空間[5]。因此,在旅游服務空間與生活服務空間中創造出流動、緩和的地帶,成了緩解兩者之間矛盾的可行之法。
5.1.3平衡與生長
   居游共生是一種長期動態的過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我們長期不斷地進行調試與平衡,當系統中要素發生變化時共生關系與模式也需要隨之進行合理的調整,因此在旅居平衡中需要留有一些空白余地來適應這種生長。從空間上來說,某些單一空間中可以賦予相對模糊的功能屬性,從政策上來說,部分政策可以形成相對自由的管理方法,從而使得居住與旅游能夠逐漸達成平衡與共生。

5.2 居民共創

5.2.1當地居民作為經驗提供者
     居民對于在地文化有著獨特的認知和見解,因此他們可以被視為文化以及經驗的提供者,參與到古鎮的規劃建設中來。通過與本地居民共創的方式挖掘保存古鎮獨特的魅力與內涵,從而呈現給游客更為真實富有特點的旅游體驗,而不僅僅是提供流于表面的文化表演與文化符號。
5.2.2年輕人與新居民的參與
     居民共創中,年輕人對于在地文化的傳承與創新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因此,可以吸引年輕人返鄉并投入到古鎮建設中,鼓勵年輕人在古鎮原有文化遺產基礎上進行再生產,幫助古鎮文化的活化。此外,新居民的作用也不容忽視,城市化進程是不可規避的過程,部分年輕人的回歸無法滿足目前古鎮旅游服務的需求,因此新居民可以作為填補加入到這個過程中來。如上文提到大多數新居民對當地文化了解不深,因此他們與本地居民,當地政府,以及其他利益相關者共創的過程就顯得尤為重要。這個過程可以幫助他們理解當地文化,找準自身定位特征與經營目標,一定程度上規避了同質化的趨勢。另一方面也能夠更好地幫助他們融入當地社區,增強新居民的歸屬感,賦予他們更強的主人翁意識,從而達到積極共創共生的結果。 
5.2.3共創工具的開發
     誠然,多數古鎮居民是缺乏共創經驗的,因此這對于設計參與者提出了新的要求:未來應該更多的致力于共創工具、共創方法的研發,認識到如何正確引導居民參與、挖掘在地文化,幫助古鎮文化完成可持續發展的轉型。
 

6結語

     綜上所述,古鎮旅游發展中存在著重商業旅游發展,輕居民文化生活存留的問題。“生活性”回歸的探討對于古鎮現階段的旅游轉型發展,緩解過度商業化同質化問題,以及文化存續都有著積極的意義。共生理論為現階段旅游發展與居民生活存續之間的矛盾調和提供了理論基礎。為了達成兩者的共生,一方面需要重視居游共生,調整古鎮規劃管理方式,幫助保留居民公共生活;另一方面居民共創,將本地居民視作古鎮發展的經驗提供者,調動年輕和新居民的積極性,使其成為推動古鎮文化旅游創新發展的主要推動力。
 

參考文獻

[1] 勁旅.中國古鎮旅游發展趨勢研究報告[J].中國鄉鎮企業,2013(5):58-60.
[2] 蔣勵,馬建梅.江南村鎮歷史街區的“生活性”保護探索——以沙家浜古鎮區為例[J].安徽農業科學,2013,41(2):695-697.
[3] 王云才.江南六鎮旅游發展模式的比較及持續利用對策[J].華中師范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2006(1):104-109.
[4] 李蘇寧.江南古鎮保護與開發的博弈思考[J].小城鎮建設,2007(3):73-76.
[5] (日)黑川紀章.共生思想[M].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2015.
[6] 袁年興.共生哲學的基本理念[J].湖北社會科學,2009(2):100-102.
[7] 彭淑貞,呂臣.共生理論嵌入鄉村旅游生態系統創新研究[J].科研管理,2020,41(12):60-69.
[8] 熊海峰,祁吟墨.基于共生理論的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策略研究——以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為例[J].同濟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0,31(1):40-48.
[9] 唐獻玲.基于共生理論的鄉村旅游利益沖突與治理機制[J].社會科學家,2020(10):41-47.
[10] 張博,王婷婷.我國古鎮旅游開發模式及問題分析[J].忻州師范學院學報,2013,29(4):76-79.
[11] 阮儀三,江南水鄉城鎮的特色、價值及保護[J].城市規劃匯刊,2002(1):96-97.
[12] 羅文娣,張萬立.“經營戶型”模式探討──“前店后宅”建筑文化的延續[J].建筑學報,1995(9):22-23.
[13] (美)維卡斯•梅赫塔.街道——社會公共空間的典范[M].北京:電子工業出版社,2016.
[14] 馮驥才.警惕自我糟蹋文化[J].共產黨員(河北),2016(11):49.
[15] 鄭彤彤,梁雪松,唐根年,徐喆.“原真——商業”二元協適下的村落型遺產旅游開發——基于紹興市2012—2018年5批傳統村落分析[J].資源開發與市場,2020,36(4):405-410.  
[16] 洪欽.從道家思想看建筑共生理論[J].山西建筑,2008(12):33-34.

基金項目:2020年度江蘇高校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項目---基于江南古鎮文化旅游的共生模式研究(項目編號:2020SJA1460)。
作者簡介:周沁(1990,7-),女,江蘇蘇州人,碩士研究生,講師,研究方向:空間與服務設計,交互設計。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最新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九九天天综合网,亚洲色婷婷在线播放,人妻在线综合网,果冻传媒免费观看地址